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吴冠中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文化战争”与艺术创新

(五)“浪子回归”与艺术市场

2010-08-09 17:05:33 来源:《艺术涅槃:吴冠中向故宫博物院捐赠佳作纪实》作者:吴冠中・李文儒
A-A+

          
                    《高粱与棉花》
            
                     《木槿》

  李:这种对待传统中出现的“舍本逐末”的现象,确实值得我们反思。您在面对传统时,提到一个“浪子回归”的概念,我的理解您这是有实指的。您在法国留学时感受到民族的歧视,在文化差异中感受到弱势文化的委屈与压抑,使您有了一种回归的感觉,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苦难的国家。这是一个层面上的回归。而在艺术的追求上,感觉您好像是要回归到人性和生命的本体上来。我看您创作的《高粱与棉花》,这种具体的与人的生命生活息息相关的高粱、棉花的意象在您的笔下仿佛变成了某种图腾。我对您文章中提到的一个例子印象很深,您在画《麻雀》的时候,麻雀距离您非常近,但它并没有飞走,而是自然地停留在原地,好像是在配合您的绘画创作。这个细节让我感触良多。这种中国传统观念中天人合一的哲学精神,是否也是您“浪子回归”的一个目标?
  吴:您讲得非常好。您提到的回归的两个概念,都是我所追求的。我正是在不断努力寻找人生原始的真诚。小的时候,我很喜欢丰子恺的漫画,觉得有意思。后来进了艺术学院,学了一些专业的绘画技法,感觉丰先生的画似乎太简单了。但现在画了一辈子画,古今中外的画作也看了不少,反而觉得太复杂的东西中包涵的真人性太少,越是简单的画,越能反映出真性情。所以,现在我更喜欢丰子恺的画。这种心态的变化,童心的回归,让我对原始的、真诚的东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李:您在艺术方面可以说是不断地在创新,不断地超越自己。我个人认为,创新的东西别人不太容易摹仿,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和历史的淘汰。这就是创新最有价值和魅力的地方。但就市场而言,摹仿您的东西有很多。您面对这种现象是个什么感觉,或者说有什么办法?特别是中国现阶段的艺术市场还不太成熟,您对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担忧?
  吴:很多画家在面对市场时都会变得有些计较,很关心自己作品的价位。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市场的价位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一个画家的水平或者说地位。但就我个人来说,真的不在乎这些。一方面因为我年纪大了,不太看重钱,可以说不靠卖画吃饭了。况且市场的价位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另一方面,我对自己的艺术有自信。所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尽管现在的艺术品市场有些混乱,但经过大浪淘沙之后,吹尽狂沙始到金,真正的好东西一定会被社会认可。
  李:确实,市场的东西不是艺术家能决定的,艺术家也不必太过关心这些东西。不过总体而言,艺术市场的成熟对艺术发展还是有益的。您作为一个当代著名画家,您的作品很有市场,但您却没有为这些利益所动,还是将大量作品主动捐赠给了博物馆。这些年您捐给国家的作品恐怕也有上百幅了。这次您给故宫博物院捐赠了三幅作品。您明确表示过,这三幅作品是能代表您最高水平的。我作为一个博物馆工作者,一个“故宫人”,听了这话很感动。从您个人的角度,您如何看待故宫博物院接受现代画家捐赠这样的行为。
  吴:清华大学的校长梅贻琦曾经讲过一句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我觉得博物馆也是如此。博物馆不在大小,重要是藏品,有一件镇馆之宝就不得了。从这一点来说,我很赞同博物馆广收藏品。故宫博物院以贮藏古代艺术珍品为主,但艺术是发展的,故宫博物院也不能完全停留在古代,也要收藏一些现代的艺术品。
  当然,收藏在世画家的作品对博物馆来说是个艰难的选择,做出这种选择需要有长远的眼光和过人的魄力。加拿大多伦多的安大略美术馆,以收藏大量英国著名雕塑家亨利・摩尔的作品闻名于世。但当时馆长在收藏这些雕塑品的时候,受到人们很大的非议,直到若干年后摩尔身价大增,人们才认识到这项收藏的价值。所以,有些事情最好是让时间和历史来说话。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吴冠中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